布杨先生

极寒cp体质 无节操有下限
超蝙 SD 00Q 福华 ME 瑟莱/AL通吃 EC 狼队
莱兔 哈卷 卷西 加菲
非资深音乐剧观赏者
Flo 小米 肉鱼面 TB 老航班 AB叔 球叔 寇爷

【超蝙】非正常绯闻 (一发完)

*又名:我莱秃今天就是要打死你们正义(秀恩爱)联盟! 
*我心心念念了一个假期的产出终于变现了
*轻微ooc预警
食用愉快!

************************************

Summary:听说蝙蝠侠要结婚了。对方不是超人。

每当蝙蝠侠走进联盟大厅,他总能引起一阵异样的沉默。这多半是归咎于他无大事不出席的“优良”作风。
不过今天不一样。哦,这并不是说他没能成功引起沉默,而是这段时间持续的太长了些。

直到于清晨召开的集会结束,都没有人出声附和在会议桌上唱独角戏的主席。Diana的眼神里总有一种无声地谴责,Clark像是失恋了一样垂头丧气,说话也颠三倒四。就连Barry都一反常态没有在桌下做些小动作,只是不断地用一种奇怪的眼光打量他。

不过Bruce并不在意。虽然夜巡结束后他并未回庄园休息而是直接从蝙蝠洞来了大厅,他也有足够的信心保证他的神色正常并且后背没有被贴上无聊的小纸条。
那就不是我的问题了,爱看看去吧,因为Barry打工连巡两天夜的蝙蝠侠先生现在只想回庄园大睡一场。

不幸,他在门口被Diana拦截下来。

“我们是不是可以假设你昨晚夜巡结束后直接来了大厅没有接收外界的新闻?”

“如果你发现了是不是可以让我回去休息了?”

“哦,那你一定不会想错过这个。恭喜你,Bruce,不过我还是想问,为什么不是超人?”

Bruce觉得自己一定是太过缺乏睡眠导致自己无法理解Diana说的每一句话。

这时伫立在一旁的Victor默默在双掌间投放出早间新闻,Lex Luthor的脸瞬间出现在屏幕上,带着一丝标志性的怪异笑容“我宣布,我即将和Bruce Wayne,订婚。”

“所以,到底为什么不是超人?这个秃子除了有钱点,还有哪能比得上Superman?”闪电侠带着纠结的神情出现,手里拿着“星球日报”头版上Luthor的照片不满地翻来翻去。

Bruce一阵头痛:“听着,这里没有任何人要结婚······”
他匆匆回到庄园:“Alfred,Luthor这是在玩什么把戏?”
“按照他的一贯作风,Master Wayne,我认为他或许只是想给你找些麻烦。”

“所以,有什么办法能快速摆平这件事吗?”

“Wayne集团已经在社交平台否认过,但意料之中的收效甚微。依我看,一般来说,洗清传闻的最好方式就是制造另一端传闻。我想Kent先生会很乐意帮这个忙。”

······

Bruce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这件事中另一个不对劲的地方。

“为什么都是超人?”

---------------------------------------------

据不愿透露姓名的联盟成员透露,他们的顾问参加联盟会议的频率越来越高了。

谁叫Bruce最近被各种媒体和身边人八卦得根本不敢在外或公司多待,又有Alfred成天“你应该做些什么来遏制那些有损形象的传闻”的唠叨,他只能被迫把办公地点移至联盟大厅。

“你最近是怎么了,想拿联盟内部的全勤奖?”Diana看着连续两周出现在周会的Bruce忍不住吐槽。,“说真的,消除一段谣言的最佳方式······”

“是制造另一起谣言,我想Clark不介意帮这个忙。Alfred也这么说。这算什么?老一辈的心间共鸣?”
Diana面带得体的微笑把自己和Barry座椅上的抱枕向Bruce砸去。

“Hey,我听到有人找我···”Clark从二楼探出头,看着大厅中的一片凌乱景象和处在暴风中心的Bruce,一言难尽。

对天发誓,Bruce是想说“没什么”,可是:“他们想让你假扮我男朋友摆脱与Luthor的传闻。”

嗯?什么情况?

Clark一愣,旋即笑出了两颗虎牙:“我没意见。”

见鬼,Bruce再次发誓,他是想说“不用了,我能处理。”

“那好,麻烦你了。”

······

看来今天上帝不在岗。

片刻后。“Diana?你居然把真言套索附在抱枕上一起扔了过来?”

“为了让你看看老年人的身手矫健。”Diana悠悠地收回绳索。

Barry在一旁立正成一棵松树,大气不敢出。

成年人的世界真可怕。

--------------------------------------------------

“Wayne总裁新欢竟为旗下报社记者!”

“惊爆!Wayne集团总裁夜会佳人,Luthor头顶青青草原!”

“好了,我听见了,你可以不用再念了。”Bruce瞥了一眼坐在桌子对面绘声绘色读报的Alfred,“我说过那不会是一个好主意。另外,Wayne庄园附近的安保等级已经这么低了?我只在门口跟他说了两句话。”

“至少现在没有人试图从您和Luthor的行程中寻找你们幽会的证据了。”Alfred自然地忽视第二个问题。

事情回到前夜。

Bruce结束晚会郁郁地乘车归去。见鬼,尽管他百般澄清,可大众还是将他视为“有夫之夫”。难以想象,Bruce Wayne在酒会居然无人问津!

“Clark?”Bruce有些意外地走进自家客厅。

“Hi,Bruce,我是来看看,自从上次···谈话后你就没有在联盟大厅出现,我答应了你要帮忙,所以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我帮得上的。”

“···如果你出现在‘谈话’现场,你就会知道那是什么样的场景,谢谢你的乐于助人,但我自己可以处理。”Bruce丝毫不愿回忆起自己受制于人的窘态。

“抱歉打断二位的谈话,Master Wayne,我听说您是接受了帮助的。”

“我那时受到了胁迫。”Bruce有些含糊地回答。

“不是的!Diana当时拿的是···”

“我很清楚那是什么,联盟主席。”Bruce罕见的表露出自己的烦躁。

“真言套索。”Clark被Bruce语气中所带的讽讥一梗,还是坚持说完了自己的话。

Bruce看着Alfred一副明白了什么的样子,转身头也不回的上了楼。

“Master Wayne,我想送一下自己来家拜访的朋友才是应有的礼节?Master Kent,我以后会联系你的。”

“他不会。”Bruce有意地加重脚步从楼上走下来。

于是就有了今早头条。

“但我也并不认为和自己旗下报社的小记者扯上关系对我的形象有什么好处,更何况,如果Lex Luthor顺着形势查出超人和蝙蝠侠的真实身份,那就没几天安生日子可过了。”

“说得好像您现在的日子有多安生。”Alfred不赞同地皱眉,“而且,通过我跟Master Kent的又一次碰面,我基本可以肯定他对您抱有幻想。”

“Alfred,你是越老越糊涂了。”Bruce手一抖,酒杯堪堪被他抓住。

“您不应该在对人际关系的处理上怀疑我的判断,Master Wayne,处于我对您多年乱成一团的私生活的考量。”

--------------------------------------------------

“怎么样怎么样?我昨天可是帽遮黑眼圈增重皱纹增多的风险去帮你拍了照片。”Lois Lane看着Clark好不容易摆脱同行的追问终于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在转椅上缓缓靠过来问他。

“谢谢你,Lois,很难找到比你更贴心的朋友了。我之前答应要帮Bruce一个忙。”

一片寂静。

“所以你认识Bruce Wayne!哥谭王子Bruce Wayne!你到底是什么身份?富二代?公子哥?”Lois用压低了的声音低声尖叫。

“呃······我是说,职员和老板打过交道并不是一件很稀罕的事?”Clark尝试把这个问题糊弄过去,毕竟,他暂时还不想让自己的超人身份吓到好友,更何况这还与Bruce有关。

“见鬼,我在这上了十年班怎么从未遇到他?”Lois脸上写满了“从实招来”几个字。

“嗯···可能···对不起我不能说。”Clark还是放弃了在得过普利策奖的女记者面前说谎。

“好吧。”善解人意的女记者松了口,“那他是不是真的如媒体所刊登的那般英俊?那样花天酒地?”

“其实···他本人比照片更为惊艳,你很难再找到这么一个人,混合着忧郁与开放,沧桑与稚气,他的外表不过是把锋利的刃,划开你内心的防备,而他本人比他的外表要迷人的多。”Clark用一种抒情的嗓音脱口而出。

Lois用一种怀疑的眼光上下打量他一番,转而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叙述:“你,Clark Kent,你喜欢他。”
“······我并不认为对Bruce Wayne做出高度评价的人在少数。”Clark试图挽回些什么。

“是的但没有多少事如此高的评价。‘他的内在才是令你想去守卫的’,天啊,你简直要成为言情小说的男主了。”Lois略带夸张地说,“更何况,如果我是Bruce Wayne,我也想拥有一个超人一般的男朋友顶替那些极不固定的床伴。”

Clark手中的马克杯在几番波折后终究是碎了一地。

-------------------------------------------------

“所以,为什么是超人?”Bruce听着从蝙蝠洞口传来的高跟鞋敲打地面声,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敲击声停下:“Bruce,我有时真是分不清你是在装傻还是真不明白。如果是真的,那你的花心外壳简直遭人怀疑,如果是装的,我就要对你的人品提出质疑。”

“我不擅长猜谜。”Bruce转身做举手投降状,“我只是无法理解你们对我和Clark的无端猜测。”

“是,如果忽视每次你出现在会议上Clark要把你盯穿似的灼热眼神,我都担心他哪天会无意间直接放出热视线要了你的命。Barry都跟我要求过多少次把墨镜加入联盟成员必备清单了。”Diana小幅度地翻了个白眼。

“听起来很危险。”Bruce走下实验台。“还有,他找你没用,我才是联盟投资人。”

“还有你们现在‘假扮彼此男朋友’的戏码?”

“也不想想谁让这出戏码上演的。”Bruce难得地呛声,“说不定他只是对我导致了他的死亡耿耿于怀。”

“真言套索并不能引导事件的发展,它只能揭示事实。同样的,Bruce,我当时就在那,我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那与你无关。超人回来了,是你把他带回来的,你欠他的并不及他欠你的多。你可以用主观情绪理解发生过的事,但事实就是那样,它一直如此,是你无法逃避的。”

“所以你是来干什么的?”

“把墨镜加入联盟成员必备清单,投资人先生。”

---------------------------------------------------

Clark在周一早晨顶着一头的怨气来到报社。

“艰难的周末?”Lois看着浑身散发着“我很不好”的Clark险些笑出声。

“多谢关心。”Clark把头靠在办公桌上。

“我猜,和Bruce Wayne有关?”Lois走过来,靠在他办公桌上。

“我去告白了。直接冲到他家的那种。”Clark视死如归地抬头。

“天啊那可是Bruce Wayne···然后?

“我是昨天晚上去的。说完后我就被他家的安保系统轰了出来。”Clark的心情在看到Lois “我很同情你但我真的很想笑”的表情中愈发落到了谷底。

“我倒是觉得,你可以用你现在‘帮助Bruce Wayne摆脱绯闻的假扮男友’的身份去接近他,而不是像个跟踪狂一样半夜跑到他家。”Lois好不容易将面部表情调适完毕。

“是的,我本来有些机会。他的管家告诉我今晚他有个酒会需要携伴出席,可我昨晚······我把一切都搞砸了。”Clark又瘫在了桌上。

“可你至少应该试试,Clark,机会都是预留给勇士的。”

----------------------------------------------------

Messages

Clark:Hi,Bruce,听说你今晚有个酒会需要携伴,我能陪你去吗?

Bruce:删掉Alfred的联系方式。

Bruce:晚上七点前到办公室来找我。

“Wayne先生,这位是······”

“朋友。”Bruce与来人礼节性碰杯示意。

“就是那位小记者咯?”Bruce笑笑没有回应。

“所以,你到底给哥谭留下了怎样的印象?”Clark面部有些扭曲。

“你听到了什么?”Bruce揽着Clark的肩,低声说。

Clark的耳畔扬起了一阵热气,Bruce说话时的吐息拂过他的耳沿,带着他或许是因为过度饮酒产生的磁性嗓音。Clark僵直了一瞬,继而不着痕迹地挺了挺腰板:“就说你和你的小男朋友挺搭配的。”

“得了吧,我可不信。”

他没有错过Bruce嘴角扬起的笑意。

--------------------------------------------------

Messages

Clark:抱歉打扰你,Lois,但我想我又被拒绝了一次。

Lois:别灰心,怎么了?

Clark:我刚才跟他在一起,他说他是因为突然看到有人在他房间有些惊吓才把我轰出去的。然后我问他(我告白)昨晚的答案呢?他反问我什么问题。可他明明就听到了!之后我就到了。我又被轰下车了。

Lois:你在他房······算了这不重要,至少他没有直接拒绝你。或许他也只是在犹豫,或者要求一次更正式的告白?

Clark:我现在没有勇气在去接近他啦。如果他真的是在拒绝我,再接近他他会讨厌我的。

Lois:我并不了解他,不过你或许可以先问问他身边人他对你的看法?天啊,我居然就这么接受你能进入Bruce Wayne社交圈子的设定了,职员先生?

Clark:我想我确实认识几个与Bruce熟识的人。

Lois:请你一定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是什么,我希望你不是Bruce Wayne为了避免星球日报报道他负面消息而派来的卧底。那我就要对Wayne集团筛选职员的条件抱有忧虑了。

Clark:······万幸,我并不是。

------------------------------------------------------

Messages

Clark:Diana,抱歉打扰。但你会不会觉得Bruce有些厌恶我?我应不应该做些什么弥补一下我们的关系。

Diana:我想他不会的。但你也可以送他一份礼物,增进些‘同事’间的情谊?

Clark:好主意,我该准备些什么?

Clark;我是说,我并不了解他喜欢什么,你能帮我吗?

Diana;一个超人的玩偶,我想,或者一个贴心的男友。
又:有时候,幸福或许并不想你想的那样难以获取。

-----------------------------------------------------

Messages

Clark:Lois!!!!!!!!!!!我要跟他表白!!!!!!!!!!!

Lois:冷静,答应我不要再冲到他家去。

------------------------------------------------------

”咳,Bruce?我是Clark。“Clark没有预料到电话接通的这么快,慌乱地清了清嗓子。

“我想我不用再自我介绍了?“Bruce靠在办公室椅背上,少见的有些悠闲。

“我是说,或许你今晚有时间的话,一起吃个饭?”

“Bruce Wayne的空闲夜晚是很少见的,Clark先生。
“哦,打扰了。”Clark有些扫兴的挂断电话。他真的不知道Bruce是怎样看他的,他明明知道自己喜欢他,可自己仅仅是通过旁人的劝说才有些信心继续追求Bruce。

但或许Bruce本人真的很讨厌Clark Kent。Clark有些丧气的想。

在有关Bruce Wayne的事上,Clark很难保持常有的乐观。

“叮”,手机一响。

Bruce:今晚是商业酒会,合作伙伴邀请。明晚有空。
“我到底是为什么要跟他解释······”Bruce有些徒劳地想把信息撤回。

“Wayne先生,这里有份文件需要您签字。”秘书突然的开门伴随了Bruce手机落地的声音和总裁有些局促的点头。

秘书:为什么有一种捉奸的感觉?

“Clark,回神,嘴角要咧到耳根了。”Lois路过Clark办公桌时无意中瞥见小镇男孩最近难得的笑意,毫不留情地一稿件拍到他头上。

-------------------------------------------------------

“你拒绝他了。”Diana走到休息室的沙发旁坐下。彼时休息室中仅有她和在一旁与威士忌搏斗的Bruce两人。

“所以他果然是受到了一些不负责任的鼓动。”Bruce终于将冰块与酒的比例调节适当,靠在一旁的高脚凳上。

他已经学会聪明的不再追究这位女士是从哪里得到的先兆,又从哪看出的结局了。

Diana摇摇头,语不惊人死不休:“你喜欢他。”

Bruce拿着酒瓶的手一滞,也并未急着否认。

“所以,介意跟我谈谈怎么回事吗?”

“我并不知道现在联盟内部已经有人文关怀的项目了。”Bruce沉稳地晃着酒杯。

“我不强迫你向我吐露内心的想法,Bruce,不过你应该知道,Steve是死在战场上的,我们曾并肩杀敌。在战场上,只有配合默契的搭档,并没有私人的情感。他离去已久,可我从未后悔与他在一起,只是可惜没能更珍惜在一起的时间。”Diana淡淡的笑着挑眉,接过Bruce递过来的酒杯。

“每次和你谈话,我总觉得你在含沙射影些什么。”

“或许你只是太迟钝了,或者,太善于逃避了。Bruce,你值得天下一切的幸福。”

-----------------------------------------------------

大家好,我是Barry。

今天又是集会在清晨召开、我困得要死、差点迟到、在还剩一分钟的时候朝联盟大厅跑、在联盟大厅门口和蓝大个相撞的一天。

古德。

诶不对,通常Clark不都(为了和Bruce聊天)好早就到联盟大厅的吗?今天什么情况?

不过反常的事不止这一件。Diana似笑非笑的眼神总让我有些方。

Victor也有些奇怪。每当他抬头和Bruce或者Clark视线相撞的时候,他总会突然脸红,一副要把自己埋到会议桌下方的样子。我严重怀疑他又调到了什么奇gay的视频监控。

不过今天的联盟顾问心情好像很好,在那里坐着听Clark语无伦次的道歉和会议讲稿时,我都觉得他要笑出来了。

嘶,太可怕了。

不过快散会了,今天警局放假,我可以好好回家补觉。

古德。

“Clark,能聊一聊吗?”天啊,Bruce居然主动找Clark聊天!一定是Clark又得罪了Bruce!

完了完了,我还是先溜为妙,他们俩上次打起来都把蝙蝠车打毁了,我并不觉得我比蝙蝠车的抗打击能力强。

-----------------------------------------------------

大家好,我又是Barry。

不要问我一周前发生了什么,我也很后悔我跑得那么快。

总而言之,我们的联盟主席和联盟顾问在一起了。

------------------------------------------------------

而Luthor永远也不知道自己的玩笑促成了什么。

可是又有谁知道当初那封提议开这个玩笑的邮件是谁寄来的呢?

【卡配罗】 冬天

碎碎念:
最近天气终于降温了开开心心夏天真的是好难熬   

无厘头产出  一发完    

略略略   

*****************************

冬天。
他就像是冬天。
Cristiano一时间讶异于自己不知从哪冒出的奇怪想法,将束缚行动的毛绒手套摘下来费力塞进口袋,甩甩脑袋跟上了前方等着的人。
马德里冬天的料峭寒风阻挡不了日常的训练,Cristiano跟着Ricardo走入训练场,迎面就冲过来了难得第一个到球场的Sergio。
“雨露均沾雨露均沾。”Sergio毫不客气的将自己两只冻得有些发僵的手塞到两个队友后颈处,训练场上空霎时迸发出两声凄厉的男高音合奏。
“Sergio你想死吗!”好不容易缓过神的Cristiano朝着已经跑远的罪魁祸首追去。事件最终演变为两个小伙子在倒点水便几乎可以结冰的地面上滚来滚去试图把自己好像要冻得开裂的手贴到对方的脖子上,Ricardo也不知什么时候跑过来蹲在旁边瞅准时机对他们俩的脖颈下狠手。
“Ricardo!!!我们是有共同敌人的!”忙于跟Sergio纠缠的Cristiano猝不及防被边上伸出的手冻得一个激灵,气急败坏地大叫。Ricardo则在他和Sergio拧成的身体死结未解开前大笑着跑开。
他就像是冬天
轻巧的、俏皮的,
银装素裹下圣洁的。
一时的恍神换来的是Sergio猛然伸来的手,Cristiano一下清醒过来,又投入新一轮的战斗。

"谢谢你,Cris,但你以后还是不要这么莽撞的为别人出头了。”
“可这不公平。”Cristiano抱怨道,“他们不能就让你这样在替补席上度日。你不应该被这样对待。”
Ricardo倒只是笑了笑,仿佛遭遇了这些的不是他而是面前这个有些固执的青年:“足球本就是残酷的。有人更具实力,那么原有的球员就要被替换掉。身在最顶尖的俱乐部,竞争当然从不缺席。”
Cristiano有些挫败,虽然他和Ricardo只有三岁的年龄差,但他总觉得Ricardo就像个温和的长辈。他有些强行地争辩:“那我就要做最好的,没有人可以和我竞争的。”
“你已经是最好的了,而且你还能成为更好的。”Ricardo依旧带着熟悉的和煦笑意。
你还好吗?
你会留下来吗?
Cristiano最终什么都没问,只是和身边人静静地靠在球场边的栏杆上,不时的偷瞄一两眼陷入深思的Ricardo
他就像是冬天。
幽静的、恬淡的,
无法让人进一步靠近的。
怎么最近老是多愁善感。Cristiano回过神来,无奈的拍了拍额头。

“我走啦。”Ricardo站在机场门口,和来送他的昔日同僚告别。
Cristiano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却也什么都不该说。
“那...欧冠再见?”对天发誓,Cristiano本意是想调节一下气氛。
Ricardo又笑起来,一如往日他驰骋于赛场时、登上领奖台时那幅意气风发的少年模样。
他到底会不会感到难过?Cristiano心中不合时宜地对上帝之子始终如一的开朗外表提出疑问。
Ricardo走进机场大厅,通过安检,甚至在进入候机室前还朝他们挥了挥手,Cristiano看着他,直至他最终消失在走廊后。
他就像是冬天。
悄然而至,无声离去,只曾经给予世界一片苍茫,迷住了谁,又失落了谁。

他们逐渐拥有了各自的生活,他不负当年的赌气,成为足坛不容置疑的第一人。他遭遇坎坷,逐渐淡出,却也书写过神话。
他们极少再见,组建各自的家,只有当第三者提及,才说上一句:“我们曾拥有很好的关系。”
不过是同事四年,追究起来,也没有什么特别。不过比旁人多了几次悸动,多了几分在意。
过去的悸动属于过去,在意说到底也是纠结于自己。
可Cristiano始终向往冬天。
他就像是冬天。
你能见证他的所有美好,雪花纷纷扰扰。
但你留不住。

奶一口下两场莱诺能上场( 不我真的爱切赫

8.12河北石家庄场cats不正经repo

纯文字预警

看完整场的念头就是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没有被分到过道票啊啊啊!!!QAQ
中场的时候Munk就趴在右边过道啊还蹭了一个男观众的腿(……)
附近观众都没什么反应就我:“munk!munk!”
火车猫埃及猫也有啊可是我在中间!!!
就就就超难过
Munk声音真的受受的诶
tugger出来的时候惊了一下平常看采访什么的感觉小哥哥说话超温柔但唱歌很攻诶
跟观众跳舞的时候:“我看看…我看看…”日常“我爱你!”“666”爆笑
tugger踢那个球没有踢过去_(:з」∠)_
munk(悄悄跳下去捡起来)(呆立两秒钟“我该干嘛?”)(把球扔到后台)(爬上去)超超超可爱!!!
Alonzo真的下去跳了啊……惊
小偷猫我吹爆!!!Mungojerrie唱跳特别稳音域超高的!!!两个人边唱边跳还超稳真的!!!吹爆!!!(虽然第一个跟头Rump没有翻起来……)
累死munk那段就是分散掉了munk就唱两三句这样
话说别家都是男女猫对唱
到了misto出场tugger一会儿上去转圈圈一会儿击掌emmm
tugger顶着一圈毛跳群舞真的哈哈哈哈哈很占地方诶
结局的时候munk和tugger抱了!抱了!!!
最后用misto那首歌安可结尾在下面超大声跟唱了!(旁边观众:o-O)但大概都没有准_(:з」∠)_
ps:当天石家庄下了超大的雨我整条裤子和鞋报废!哭泣!
现场不让拍照就没有拍啦,但在外面拍了展板!